文苑笔会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民进风采 > 文苑笔会

从扫地说到劳动教育

时间:2012.11.13来源/作者:佚名点击:5356

 

 

浙江安吉上墅私立高级中学  沈晋坤

 

那天,一位家长跨进我校的校长室,对汤有祥校长说:“汤校长,你这个学校真好,我儿子到你校才半个月,回到家里就会扫地了。”

这位家长的话令我感叹。一叹扫地这件极平常的小事居然使家长如此兴奋;二叹我们的家庭、学校和社会在劳动教育方面有所欠缺。

“黎明即起,打扫庭宇。”这是古训。陶行知先生说:“扫地抹桌,是养成扫除肮脏的习惯。我们还可以把扫地抹桌的魄力,推出去扫除全国的、全世界的、一切的肮脏东西!”先生有力地指出:“我们要随时随地见肮脏就除,见污秽就扫,必使家庭无肮脏,社会无肮脏,国家无肮脏,世界无肮脏而后已。”

看似极简单极普通的扫地,它的教育意义和社会意义是如此地深刻。真如古人云:“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!”

扫地、抹桌、洗碗、洗衣一类的事,能由孩子做的一定要让孩子做,养成爱清洁、爱整齐、爱劳动的好习惯。浙江长兴实验小学布置劳动实践作业,小学生在家承包一两项家务劳动,如洗碗、擦窗、扫地、拖地板等。有位小学生说:“以前看爸妈做家务挺麻利的,还以为干活很容易。没想到真的轮到自己了,却是如此的吃力。”有位家长说:“孩子学得认真干得起劲。相信在学校的倡导下,孩子一定能养成自理自立的好品质。”

但是,总的来看,我们做得还不够。我们忽视了劳动教育,过多地盯在孩子的分数上,令一些孩子成了分数的奴隶,劳动教育几乎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,致使一些青少年学生缺劳动情感,不知道自己吃的饭究竟是哪里来的。

马克思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看成是“改造现代社会最强有力的手段之一”。毛泽东同志一贯强调“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”。我们做得怎么样呢?我认为很不够。举例说:有一名女学生,不会洗衣服,每半个月把脏衣服拿回家。我问,你读高中啦,为什么换下的衣服不自己洗呢?这名女学生的母亲抢着爽快地答:“我家是开服装店的,衣服有的是。将来找一个男人,替她洗衣服就是了。”一听此话,我几乎噎住!再如有的家长不让孩子在暑假里去参加学校要求做的社区公益劳动,而是替孩子去擦个窗,让社区盖个章了事,骗自己,骗孩子,树个坏榜样。

试比较一下。在德国,孩子必须帮助父母做家务被明确地写进了法律:6岁开始要帮助父母洗餐具,给全家人擦皮鞋;14-16岁要负责擦汽车和给菜园翻地;16-18岁要完成每周一次的房间大扫除。有一份关于各国中小学生每日劳动时间的统计显示:美国72分钟,泰国66分钟,韩国42分钟,法国36分钟,英国30分种,我们中国只有12分种。(见《读者》2009年第19期第36页)这还不值得我们敲起警钟吗?这里有家庭教育问题,有学校教育问题,也有社会教育问题。体现在学校,劳动教育比之应试教育实在是太薄弱了。

陶行知先生有首《手脑相长歌》:“人生两个宝,双手与大脑。用手不用脑,饭也吃不饱。用脑不用手,快要被打倒。手脑都会用,才算是开天辟地的大好老。”放眼当前的学校教育,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,总的看,基本上是动手不足,劳动教育不够。试看校园里公共场所几乎都由员工来做清洁工作。即使课堂教学,也是“黑板上种田”式,理、化、生的实验普遍开设不足。不是陶行知先生说的“教学做合一”,而是把“做”排除在外。一年两年三年,学生既未去过农村田头,也未到过工厂工地;没有除过一颗草,没有搬过一块砖。脱离了工厂农村,脱离了工人农民,脱离了工农业生产劳动。即使工人、农民的子女,好多也以跳出“工”“农”之门为目标。即使农技员,也难觅接班人。这,恐怕是带有相当的普遍性。

我在这里要提出的是:首先不要责备教师和学生,而要查查教育系统的领导和教育体制。你看,考试和分数正统治着我们的青少年学生。上级领导到学校,检查这检查那,检查“劳动教育”、检查“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”的有过几次?至于到农村去、到工厂去,则对不起,一则是想也没想到,课程改革“新”来“新”去、“改”来“改”去,改不出这个项目,没有这个要求,也没有这个“分数”;另一则是路上万一出了什么事谁吃得消?因“噎”就废“食”了。

在指出学校劳动教育不足的同时,也可以看到另一方面:我们的青年学生,尤其是农村来的青年学生,没有丢掉“尊重劳动”的好品质。下面一则发生在高等学校里的事例很值得我们深深思考。

这是今年5月份的事。江西现代职业技术学院食堂门口有一块告示牌:“禁止民工在此用餐,谢谢合作!”让我们以一颗善良的心想一想吧!谁在“禁止”?“禁止”谁?为何“禁止”?这个食堂在高等学府内,被禁止用餐的是在工地上辛勤劳动、建造校舍的民工。为何“禁止”?因为他们“脏”!我不能不说,如此对待我们的民工兄弟,实在令人心酸!请听听民工的话吧:“我们成天辛苦地帮他们盖房子,衣服沾满灰尘是在所难免,没想到还会受到这种待遇。”我是含着眼泪录下这段话的!

什么叫脏?民工衣服上的灰尘不算脏,看不起劳动人民,那才是真正的“脏”!请听听毛泽东同志的教导吧:“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和家民,尽管他们的手是黑的,脚上有牛屎……这叫做感情起了变化。”可惜,现在这样的教育淡薄了。我们很需要尊重劳动、尊重劳动者的思想感情。

好在这所高等职业学院有很好的学生,他们没有丢掉优良的本质。不少学生说:自己是农民老爸老妈养大的,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优良的传统美德就是在学校这片净土上传承下来的。此事发生在校园,实属不应该。学生们的这个认识表示出他们是有希望的未来建设者和接班人。

由此,就很自然地联想到贵阳市国防军事职业学校杨昌洪校长,一位陶行知教育思想的践行者,带领教师、学生在山脚下村庄里以无数个日日夜夜,同甘共苦,建造自己的校舍,以劳动的汗水拉砖块、平操场、修教室。美丽校园在自己的劳动中建起,栋梁之材也在这劳动中炼成。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,正如杨昌洪校长所说的:“你们身上的那份聪明,具备的那种素质,走到哪里都会闪闪发光。”聪明和素质从何而来呢?可以从学习中来,可以从劳动中来,还可以从陶行知先生说的“教学做合一”中来。我们天天喊素质教育,但是,抛弃或削弱了劳动教育,要塑造出一个真正高素质的建设者来,恐怕真会成为一个大大的问题。

199591起实施的《教育法》第五条规定:“教育必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,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,培养德智体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。”20107月发布的《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》指出:要坚持教育“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相结合”。

让我们静下心来,结合当前教育实际,学习、思考、践行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,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,把劳动教育列入议事和实施的日程上来,使青少年一代养成动脑又动手的习惯,珍惜劳动果实,尊重劳动人民,掌握一定的文化科学知识和劳动专业技能,真正成为一个有文化、有理想、有道德、有纪律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。